CBA

青少年冰球队遭禁赛家长联名申诉背后纠纷为何

2019-04-06 02:0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因对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事管理委员会的决议不满,多名冰球孩子家长近日曾联名向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体育总会、上海市滑冰协会反应和申述。

11月24日,上海市滑冰协会召集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事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再次召开会议,对家长和媒体反映的问题进行研究和讨论。

在会上,上海市滑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铫对家长所申述的孩子被禁赛、报名费太高,以及赛程设置这三大核心问题给予了说明和澄清,并对青少年冰球联赛出现的问题进行了反思。

赛委会经讨论后一致认为,此前通过的决议存在不严谨和不妥之处,也欢迎所有愿意参加上海冰球联赛的教练员和孩子参加比赛。另外,联赛还会对处罚制度、保证金制度,以及费用透明制度作进一步的规范。

最终,包括世纪星、AKS雷鸟、上海虎仔三家被处罚俱乐部在内的联赛俱乐部代表一致通过了最新的决议。

球队无故缺席遭重罚

9月22日,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委会发布《2017-2018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委会、俱乐部的决议》,对世纪星、AKS雷鸟、上海虎仔等3家俱乐部进行处罚。

其中,处罚最为严厉的是上海世纪星滑冰俱乐部。由于无故缺席本赛季的联赛,该俱乐部的主教练付楠被制止带队参赛;还有7支队伍同样遭到禁赛,禁赛期至2019年6月止。

另外,世纪星7支队伍所缴纳的纪律保证金不予退回。有媒体报道,该俱乐部的每支队伍需缴纳5000元的保证金,共计35000元。

(不过,事后上海市滑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铫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由于世纪星7支队伍并没有报名参赛,这些保证金实际上也并没有缴纳。)

由于队伍人数不够,没有达到赛委会的报名要求,AKS雷鸟、上海虎仔两家俱乐部则各有一支队伍退赛,因此处罚也相对较轻,但纪律保证金一样不予退回。

赛委会在决议中认为,这3家俱乐部的行为严重影响了2017-2018赛季的青少年联赛安排,对各位教练员、家长、参赛球员和工作人员都产生了恶劣影响。

处罚决议一出,一些家长立即表达了不满。他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政府和法律的有效监督,来为这70多名没法参加比赛的孩子“讨回公道”。

因此,家长们联名向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体育总会、上海市滑冰协会和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委会申述,并且还向上诉至上海市浦东区人民法院。

对于家长质疑,赛委会作出澄清

根据申诉书中的内容,家长们认为青少年冰球联赛主要有存在以下三大问题:

其一,联赛在赛程安排欠妥。

今年联赛开始时间为9月24日,但一些家长认为往年的比赛开赛时间都在国庆后,他们已为孩子安排好出行计划,并且家长直到9月中旬才得知今年比赛的开始时间。

其二,70多个孩子无法正常比赛。

一些家长认为,联赛处罚的是俱乐部,但实际上影响最大的是孩子,他们将有两个赛季不能参,这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孩子将被迫选择放弃冰球。

其3,青少年冰球联赛报名费太高、资金账户不透明。

在这些家长看来,联赛每赛季的报名费过高,并现在被罚后也不退还保证金,他们因此质疑上海市滑冰协会作为联赛主管单位是不是是以盈利为目的。

针对这三大核心问题,上海市滑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铫在这次会上一一作出解答和澄清。

首先,联赛的赛程安排早在今年6月份的会议上就已确定,而世纪星俱乐部等三家被处罚的俱乐部都出席了此次会议,并未对这一计划提出任何异议。

在场的俱乐部教练也表示,将赛程提前至9月恰恰是家长们的建议,“有些家长认为以往的赛程过长,因此想要将时间提早一些,赛委会在上赛季的总结会上对此作出了针对性的调剂。”

其次,陈铫强调,赛事委员会作出决议的初衷应当不是针对孩子的,可能是由于这个赛季队伍从33支缩减到22支,在场地租用、对阵场次、赛程编排等带来措手不及的变化和麻烦所表达的一些情绪。

在场的各俱乐部代表都表示当初确是出于这么一种心态,没有人想要针对孩子。

再次,对联赛的收费问题,陈铫透露赛委会有专门的监管账户,联赛每一笔开支都会被详细记录,并接受上海市滑冰协会和联赛赛委会的监督。

“每个赛季末我们的监管账户都会清零,凡是有余额的都会退还给各家俱乐部,每一年退费最少达到30%多。所以有传我们滑冰协会盈利80万,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场的各俱乐部代表都表示确切是事实,这也是上海赛事的一个亮点。

陈铫解释道,由于上海的冰球联赛才刚刚起步,远没有北京等北方城市发展的那些火爆和成熟,在没有资助和冠名的情况下,联赛只能暂时以收取报名费的形式来支付开消,滑冰协会也在可能的范围内给予了资助和扶持。

家长的愤怒源于信息沟通不畅

在当天的会议上,俱乐部的教练或是负责人也对这件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讨论后认为,这次其实是家长与冰球联赛信息不对称、沟通不畅造成的。

一名家长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没法与赛委会进行有效的沟通,“我们曾经试图表达异议,但联赛赛委会其实不理睬家长们的意见。”

那么,事实到底是否是这样呢?

作为被罚的最重的俱乐部,世纪星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在会上解释称:由于俱乐部的地址不停地变更,一开始其实只有11名孩子,他们原本以为今年不会出队参赛了。

“没想到在8月份开始报名时突然有很多孩子前来报名,但我们没法与这些孩子家长直接沟通,都是与主教练先联系,俱乐部自己无法联系到家长本人,想组建家长群通知相关比赛信息也被拒绝了。”

这位负责人说的其实是国内冰球联赛的一个普遍现象:孩子与俱乐部的联系并不紧密,他们更愿意跟着从小就一直带他们的教练,因此教练常常左右着一家俱乐部的“资源”。

世纪星负责人泄漏,在申述事件产生后,被处罚的主教练付楠已经主动辞职离开,而为什么7支队伍没有在本赛季参赛,他不方便再多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长与俱乐部、赛委会之间没法直接互通有无,这也难免会造成一些误解。对家长反应那些无球可打的孩子,预会的各家俱乐部代表都表示欢迎他们的加入。

“这些孩子中其实有一些已经到其他俱乐部去打球了,我们也非常欢迎其他孩子来我们这里打球,哪怕是补赛或者重新注册都行。”一名俱乐部的教练员如此说道。

大家一致表示如有需要可以将联赛停下来,为这些孩子补上缺失的几轮比赛。世纪星俱乐部负责人也表示这些孩子转往其他俱乐部参赛不会设置任何障碍。

赛委会的处理确切存在问题

对于9月14日赛委会的决议,陈铫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并提请赛委会反思:

一,世纪星的7支队伍并没有按规定缴付参赛报名费和纪律保证金,因此世纪星并不是“退赛”而是根本没有报名参赛,决议使用的措辞上不严谨和不符事实,处予不退保证金的处罚也无从实行和实现。

二、每届的赛委会应该只负责处理本赛季的事务,因此无权将处罚决议延伸到2019年。

三、赛委会的决议并不能,且也无权代表滑冰协会作出决定。

四、决议按队伍队名作处罚,不符合惯例,也不具有实际的作用及意义,反而会造成认识的歧义。

对于陈铫的分析,参加会议的代表均表示认可与同意,并一致作出予以纠正的决议。

陈铫说,为了进一步鼓励上海青少年参加冰球比赛赛事活动,并检验上海青少年的冰球技能水准,滑冰协会将在近期增设一项冰球的技术测试赛或等级达标赛。

具体的赛事情势和设置内容将与各俱乐部及教练沟通研讨后肯定,并视赛事的报名情况肯定正式的赛制与时间。

让冰球在上海茂盛起来

作为国家推行“北冰南展”政策的重镇,上海近年来逐步开始了冰雪运动的发展。然而与其他冬季项目的传统城市相比,冰球在上海仍然属于刚刚起步。

上海青少年冰球联赛至今已经举办了5年时间,陈铫回忆起刚开始的日子也感慨道,“当初联赛成立的时候就只有9支队伍,我们还总是惨败给北方的那些球队。”

与拥有冰球传统的北京相比,上海这座南方城市在发展这项运动时并不容易,“现在全部上海的冰球教练不足30人,一个个都是香饽饽。”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教练成为稀缺资源也决定了他们掌握着孩子自由流动的权利,俱乐部和赛委会则相对话语权较小。

“教练员和青少年队员的转会和自由流动需要更加规范,这也是我们接下来攻克的重点。”陈铫向澎湃新闻记者说,教练权力过大其实是南方和北方都存在着的问题。

一位俱乐部的负责人补充道,不仅教练不够,就连裁判也紧缺,“我们每周都要从哈尔滨等其他地方专门请这些裁判过来执裁比赛。”

固然,最令陈铫头疼的还是上海的冰场问题,据他统计这座城市的冰球场地不足20块,“如果要说是正式的比赛场地,那就仅有4块左右了,还都是商业场地。”

寸土寸金的上海在市区很难再开发出新的冰球场地,俱乐部只能在偏僻的郊区寻找适合的地段。此外,由于冰球设备并不方便携带,他们还要解决家长停车的问题。

面对这些困难,上海的冰球项目并没有因此停滞不前。陈铫透露,上海市的青少年冰球队伍将会为备战2020年在内蒙古举办的冬运会而努力。

而那些在上海练习冰球的孩子和家长,他们对于能在南方城市打球倍加珍惜,因此他们也联名向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赛委会写了一封信。

信中写道,“我们相信,各级领导、赛会,所以的俱乐部,以及每一名参赛者和家长,都是希望赛事越办越好,小球员们越赛越勇,让冰上运动在上海落地开花繁茂起来。”

外阴白斑该怎么治疗更好
羊角疯病专业治疗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