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劫修传 145.第136章 天道岂无恒

2020-01-13 22:0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45.第136章 天道岂无恒

林队长自被原承天收为侍将之后,行事就乖巧了许多,对这种自私自利,一心只求长生之辈,原承天其实并无多大恶感,只因世间修士,大体都是像林队长一般,见得多了,也就不以为异。

按李副队长的意思,自然是将其杀了最是干净,然而原承天却认为,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是件大事,既然林队长在虚魂道中生死已操已手,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不如等出了虚魂道后,将其交给那些在沙虫暴中死伤修士的家人来处理,最是公道。

而对林队长这种人来说,只要有一线生机,就会做百般努力,这也是这种人的好处。因此这些日子,林队长反而成了原承天最好的帮手。

听到林队长得来的消息,原承天没法不耸然动容,魔皇可是近乎羽修级的存在,在魔界中也是仅次于魔界魁神和八大神魔神的魔界大修。

一般来说,修士的修为越强,突破天罗界力所受到的阻力就越大,飞升之事之所以艰难无比,也正因为此故。虚魂道与魔界之间的天罗界力虽比昊天界与凡界的界力弱一些,可突破界力,仍是非同小可之事。

此次魔界能将一名魔皇送到虚魂道来,必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由此也可见,魔界对在虚魂道中修建传送台一事已是志在必得。

既然魔界将一位魔皇送进虚魂道中,那么凡界修士起码也要送一位羽修级修士入内了,这也使得这场战斗的级别大大的提升了。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被传给原承天的本体,正在苦心炼丹的原承天与玄和听到此讯,都不由一呆。

过了半晌,玄和道:“这下子麻烦不小,送一名羽修进去原本极难,现在有了原道友的传字真言,这反倒不成问题,只是两名羽修级修士一旦交手,必定伤及无辜啊。”

原承天自然明白羽修级修士交手时的可怕威力,魔界所选的这个虚魂道地域并不算如何广大,一旦有羽修级修士交手,恐怕大半个虚魂道都会受到波及。在原承天看来,只要传送台能被毁掉就万事大吉,可在素长老这些修士心中,万名修士的性命反而更重要一些。

原承天沉吟道:“羽修级修士间的斗法虽然惊天动地,可若选对了人,仍可将损失降到最低,天灵宗古前辈的太一弱水岂不是能护得众人周全?”

玄和道:“太一弱水也并非万能,虚魂道中的修士人数有万名之多,哪怕是排列整齐,也会超过太一弱水的威能范围,古长老的太一弱水毕竟只有一滴。”

原承天暗忖道:“我的真言之域的极限范围也不知有多大,也许保护数千修士应不成问题,再配合古长老的太一弱水,或能护得绝大多数的修士性命。”

然而“传”字真言或可说是从天灵宗老祖那里学会,可真言之域又该换那种说法?自己的技能暴露的已经够多,实不想再自曝其技了。

玄和将此信诀传了回去,这些烦心事就由素长老等人处理好了,此刻对玄和与原承天来说,还是尽快的炼出一炉虚魂丹来才是要紧。

半月后,原承天的第二炉丹终于大功告成,这一炉共投了近百粒虚魂丹的灵草数量,可到了凝丹之时,却只凝成了五十余粒,五成以上的凝丹率自是不小了,尤其是虚魂丹这种奇丹。可原承天还是暗自叹息,自己多年来未操持炼丹之事,能力退步不少。

开炉之时,满塔奇香,玄和赞道:“真是好丹,我看原道友的丹道怕是已超过那个什么索苏伦了。”

原承天正想谦逊两句,忽听塔外有人道:“果然是好丹,依我看,就算是素长老在此,恐怕也不得不向原小道友低头了。”

原承天吃了一惊,这丹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泄到琅嬛金塔外的,难道塔外人的灵识竟能透进金塔不成?

玄和忽然笑道:“真是好不吓人,原来塔外竟来了两名羽修前辈。”

原承天这才知道应该是古长老等人到了,连忙与玄和出塔迎接,只见沙丘上空立着两名修士,其中一人正是古长老,另一人敝衣破袍,弯腰拱背,则是一名老年修士,却是不识。

玄和忙向原承天介绍道:“这位是玄阳殿三大长老之一的元昊长老。”

原承天急忙一揖到地,道:“晚辈原承天见过元长老。”这元长老的大名,他早在百草坞时就听莫奇提到过,而想起百草坞,自然而然就想起九珑来,只可惜物是人非,与九珑再见,又不知何时何地了,这样想来,不免心中黯然。

元昊嘻嘻笑了两声道:“原小道友一见老夫,脸上就露出缠绵绯恻之状来,让老夫甚是好奇,莫非原小道友竟能从老夫的丑脸上瞧到意中人的影子?这倒是一奇。”

原承天尴尬之极,慌忙道:“前辈说笑了。其实是因为第一次听到前辈的名字是,是在一个所在……”

“而那个所在,却恰好有原小道友的意中人,老夫虽无九珑的神算天课,也往往也猜得八九不离十啊。”

众人皆是莞尔,这元昊生性滑稽,对长幼之序向来瞧得极淡,常常和低级修士厮混,与同级修士反倒无话可说,古长老与玄和都是见怪不怪了。

原承天满脸通红,哪敢再答,忙将二位大修引进金塔,同时心中纳罕,自己对九珑不过是普遍朋友间的情谊罢了,又怎能被这元昊长老瞧出缠绵之意来?莫非自己对九珑竟有别样情愫?可若是如此,自己哪有不知之理?

进到塔中后,原承天再不敢胡思乱想,这元昊长老眼光太厉害,别又让他瞧出什么来,徒惹人笑。

四人径直到了塔顶丹房坐下,古长老笑道:“此次素长老令我与元长老来此,专听原小道友调遣,原小道友尽管吩咐就是。”

原承天慌忙站了起来,避席而立,苦笑道:“古前辈,您老若再说这种话,晚辈越发不敢说话了。”

古长老摆手笑道:“我一见元长老,也不知怎地,说起话来就颠三倒四,原小道友莫怪。“

玄和与原承天见他挪揄元昊长老,哪里敢笑,只是低头而已。

元长老点头道:“这倒的确是我的不是了,想当初恩师授我心法,名叫照心神功,此功炼成后,无声无息,无影无踪,可无论人鬼魔妖,一旦见了我,自然会显出真面目来。”神情甚是严肃。

一句话说的古老长笑得打跌,指着元长老道:“我算是服了你,难怪连素长老都怕了你,这张利口真正是不饶人的。”

众人言笑宴宴,自是一团和气,原承天不知元昊的修为专长,可想来素长老既然选中此人,此人自然不会让素长老失望,自己只管到时将二人送进虚魂道就可。

古长老问起前段时间原承天在此地灭杀魔修之事,原承天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话音未落,元昊就道:“这么说来,魔界设在凡界的传送台必定不在此处了。”

原承天也早就有这样的怀疑,这次在传送台这边遇到的对手太弱,实看不到魔界有誓在必得之势,想来也应该只是虚晃一枪,真正要启用的传送台应该在他处才是。

接连魔界与凡界之间的古老的传送台凡界各处都有,虽大多已废弃,可总有几处只需修理之后就可启用的。

古长老也点头道:“此处传送台魔界看得甚轻,看来他们的主要目标并不在这里,只是天下之大,谁也不知魔界想启用那座传送台,依我看,也不必为此虚耗精力,只要破了他们在虚魂道的传送台既可。”

元昊道:“这才是正理,魔界的诡计我是见得多了,这种虚晃一枪,引起注意力转移的手段早就不新鲜了。”

玄和道:“魔界诡计多端自是常理,可我等是因天假其便,从原小道友这里得知魔界的计划,而魔界又何以得知我等洞悉他们的阴谋,从而故设此迷局来?”

古长老道:“玄和老弟有所不知,虚魂道中不仅有原小道友的灵偶在彼,还有一些修士都是与某些高级别修士订过侍将之约的,这些侍将失陷虚魂道后,早将这信息传了出来,我想魔界对此应该也是心知肚明,故而一旦启动计划,就先认定我等必能很快获悉。这也是魔界的高明之处。”

玄和与魔界打交道甚少,对魔界的厉害之处也不甚了了,此刻才频频点头,道:“没想到魔界如此精明厉害,若是一旦让他们计划成功,那不知要死多少修士了。”

古长老淡淡的道:“魔界与凡界之争不管到了何时,皆不会停止,然而只要我辈人还没死绝,魔界的阴谋绝然不会让他得逞,就算我辈或飞升或殒落,也自有原小道友这样的后辈接替我等。”

此话虽说得平淡,可其意甚坚,原承天听了心里也不禁豪气陡升。他前世一心炼丹苦修,浑没将这些俗事放在心里,可此次转世,却越发的明白了,修士既然邀天之宠,得以修行长生,那么有些事情就无法回避。心中忽然想起玄焰谷中巨禽的话来,莫非古长老所说的,才是真正的天道之修?

白水县医院怎么样
唐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阜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宜昌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厦门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