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二一六章 横扫一切

2020-01-14 10:0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二一六章 横扫一切

塔塔岛的清晨,一般是在那些宿醉未醒的海盗的呕吐声中到来的。

码头上,负责登记来往船只的海盗中,最不起眼的那个名叫马特。

最近,他的运气非常不好。

先是几星期前,马特一直跟的那艘海盗船,说沉就沉了。他差点被淹死不说,被救上来以后,那个胖子船长又犹犹豫豫的不买新船,这让他完全失去算了收入来源。

海盗们过了今天不想明天,身边大多没什么积蓄,有了钱也会直接扔到酒馆或者妓院去,所以,失业就等于挨饿。

好在新领主委派的主管凯特女士正在招募人手,去管理塔塔岛越来越多的过路商船。马特跑去报了名,能认识几个字,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优势,这一点,比他原来那个胖船长都要强。

好不容易有个稳定的活儿干,可坏运气还是不肯放过他,他竟然被分到了凌晨这一时间段上。

马特的值班时间,是午夜十二点到第二天早晨八点。他手里拎着提灯在栈桥上溜达,止不住的打着个哈欠。没有怀表,他只能从钟楼那边的闪了三下的灯光上判断,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

没有什么船会选择这个时间进港,除非是那些被火炮打了好几个洞,不赶紧回来就要沉在外海的。

马特把提灯放到脚边,找了个木桶坐下来,这几天的风更加冷了一些,值班的时候不允许喝酒,他只好掰开随身带的面包干慢慢嚼着,希望肚子里有点食物可以让自己暖合起来。

嚼了几口难以下咽的黑面包,马特猛一抬头,发现一根直径足有一米的木头柱子赫然出现在面前,并且直直的向他的脸上插过来。

他的反应本来就不算快,现在又被冻得手脚发麻,脑子想要躲开,身体却不听使唤,眼看就要被那根木头直接撞到海里去。

距离他的鼻尖几厘米的时候,那根木头忽然转了方向,擦着他的耳朵戳了过去。大难不死的马特大口喘着气,想要站起来却脚下一软,横着摔在了栈桥上。

小山一样高的巨船缓缓入港,最上层的甲板上,卢卡焦急的喊道:“哎呀,我就说这桅杆不能这么摆!你们看,戳伤人了吧?”

“没真伤到吧,我躲开他了!”丹尼尔对船的控制很有信心。

一个身背巨剑的身影从船边的门里跑出来,抓住瘫倒在地的马特一把拽了起来,接着提灯微弱的光线上下大量了一番,回头叫道:“好像没死!”

卢卡也慢慢走了出来,和颜悦色的问道:“你没事吧?”

“领领领领领主大人!”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的,马特现在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没事就好,来这几个银币给你。去叫几个人,帮我把这桅杆搬下来。”卢卡说着塞给马特五枚银币。

“我这这这这这这就去叫人!”马特一溜小跑奔向宿舍。

“挺好一个人,可惜是个结巴。”诺拉看着他的背影,略带惋惜的说道。

此时,沉默死神号的后面还拖着一艘只剩下两根桅杆的三桅盖伦帆船。

而那根从另一艘船上拆下来的桅杆,实在有点长,摆在甲板上又不好固定,总是随着风浪来回乱滚。

卢卡突发奇想,觉得下面几层的火炮窗口是个不错的主意,就把几门火炮从原位上请了出去,费了挺大力气,把那根桅杆从侧舷用绳子吊了下去,横插在火炮窗口里。

这下,桅杆倒是固定住了,可沉默死神号带着这根横杆,到哪儿都是一副横扫一片的架势。

马特很快叫起一群睡眼惺忪的海盗回来,大家对着这根巨大的长木都有点傻眼。丹尼尔指挥他们绑好绳子,克里特掌握着方向,等到把这根木头转移到栈桥上,东边的天色已经渐渐发亮了。

“好了,抬到船坞里去吧。”卢卡满意的在桅杆上拍了几下,这让那些用肉身扛着桅杆的海盗脚底下又是一阵发软。

奥莉也累出了一身汗来,看着海盗们扛着这根桅杆,沿途又扫翻了几个晚上懒得收起来的水果摊后,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我说,你为什么不给那东西加个轻体术啊?”

“对啊!我都给忘了。”卢卡笑着挠了挠头,其实现在,他有意识的节省了魔法的使用,毕竟要解决那个太阳危机,还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魔力呢。

不过他不打算把原因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特别是还有不明真相的群众海盗在一边,说明白也只是徒增恐慌而已。

然后,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引起了恐慌。

声音从西边传来,同时火光冲天腾起。

“什么东西炸了?”奥莉扭头问道。

“是啊,什么地方炸了?”诺拉也翘首踮脚的看着那个方向。

克里特扫了一眼说道:“是领主驻地炸了。”

卢卡连话都来不及说,也不管那根桅杆了,带着大家一路狂奔,还没进驻地大门,老远就能看见那座建筑的第三层,就是最高的那个带露台的房间,已经完全处于烈焰的笼罩中。

这火焰和诺拉的活焰、或者卢卡的火球都不一样,竟然是五颜六色的,里面还带着绿色和紫色这种一般不会出现在火里的颜色。

卢卡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节省魔法了,抬手就是一个扩展范围的冰雹术。他有点后悔自己偷懒没学那个低一级的降雨术,现在这个季节,冰雹的灭火范围有点小。

岛上的救火队也闻讯赶来。这是领主驻地,谁也不敢大意,木头制成的水龙持续不断的冲上喷水。

“里面的人出来了没有?”卢卡一边灭火,一边问道。

话音未落,还穿着睡衣的莱昂推开大门,回头指挥跟在他身后的仆役们赶紧撤离。

“凯特呢?谁看见我姐姐了?”奥莉焦急的问道,见没人应声,抬脚就要往门里冲。

浓烟滚滚的大门里忽然又冲出来两个身影,菲尔身上沾满了各种颜色的药剂,不停的咳嗽,林德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把他拖了出来。

奥莉刚刚冲到门口,里面一个影子似乎还在犹豫。

“哎呀都这个时候了,赶紧滚出去吧!”随着凯特的一声怒叱,格雷被踢出了大门。

“没想到紧急时刻,姐姐你还挺有力气的啊。”奥莉止住了脚步,对从门里走出来的凯特说道。[.]

明光市人民医院
渭南市蒲城县第二医院怎么样
江苏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威海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南京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