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凡女修仙记 第九十章郭师妹的因果

2020-01-14 12:09: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凡女修仙记 第九十章郭师妹的因果

郭师妹越说越激动,还要挣扎的起身给张灵雅下跪。张灵雅连忙按住道:‘说什么照看不照看,她现在好坏也都30岁的人,外加炼气2层,在凡俗人家都算佼佼者。你就别操心了,安心养病’张灵雅谨记不轻易许诺不轻易答应任何人,这是师父留给她的深刻教诲。后来她阅读典籍和手札领悟了些什么,一诺千金,答应的事必须做到,否则日后难过元婴心魔劫。很多的修士刻苦努力不缺乏,也不缺乏聪明才智,更加不缺乏资源大有人在,但都独独卡在结丹后期结婴的心魔劫上,有的人过了劫也会销声匿迹很长一段时间,元气大伤,当年南山老人,为人谦和纯善曾经著名谚语就是好人好自己,渡元婴劫的时候因为答应别人的事他没有做到为此心魔困扰了3日,才度过此劫。所以她更加小心,更加要做到问心不愧。

郭师妹神色更加暗淡,她长长吸了一口气半晌道:“当年是我鬼迷心窍,不识好人心一直以为钟师兄对我是有真情,便异想天开的从此会乌鸡变凤凰,谁知,说着呜咽起来。”

张灵雅见说道她也想知道的事,急忙问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想起来钟师兄当年对那个师妹都很好,尤其私下对我也非常的好,都是我鬼迷心智,当年我为此误会你狠心将你推下山崖,以为解决了后患,从此我们便相守天涯。我努力的修行,为了筑基算尽了手段,期间他规劝我不要太努力,他不会丢下我不管,但我就是为了证明,当我筑基之后欣喜若狂的找到他,满心欢喜以为从此会和他双宿双飞,他说带我去见他的家人,我便也同意,记得那日,我到他家,他把我迷晕锁了起来,之后,他张开獠牙急不可耐的啃吸我的精血,但又怕我死了,就这样折腾了15天,我终于被吸的再无精血,便把我丢入一群女人都是那样的院子。每隔30天,我们这些女子都会被挨个吸收一边,如此便是3年。我的神智是清醒的,但就是如种了疯魔一样,控制不了自己,期间也有女子被吸成人干,他们便以10块下品灵石把那个尸体卖给练尸宗。我起初以为自己装疯卖傻可以逃出,哪里想得到,根本不给你那个机会,直到我看到你和九公主。”或许一口气说的这么多,她支撑不了,闭了闭眼再也没声。张灵雅摸了一下脉,还有波动,只是太弱了,她尝试的给她体内灌入点紫气,郭师妹亏耗的是精血,并不是伤。经络不通,也无济于事。

张灵雅陪着她的妹妹郭喜玲在院外一处大树下坐下。随意的聊了起来,原来郭师妹的妹妹也极其不容易,被歹徒侮辱后便几度要寻死,被姐姐一而再的劝解,直到现在一提起便也觉得浑身恶心,不自在,张灵雅等郭喜玲冲了一边冷水澡,张灵雅的心又似乎要软了下来,努力控制自己一定不能在感情用事,冷静,世间的人千千万万,各有因果,她只是一个逃亡的蚂蚁,哪里来的能力去救助别人。努力为自己开脱。但她的心还是不住的慢慢软化,郭喜玲这么可怜,如果姐姐走了,她再也没有了亲人,被人凌辱过,难免会走极端。

脑海里浮现出张家几个可爱的孩子,张家确实很温暖,她心思电转想到一个可以稳妥安置郭喜玲的地方,不过这个还需要问问郭师妹和她的妹妹再说。

屋子里又传来呻吟声,郭喜玲来不及把头发晒干,便急急进了屋子。张灵雅也跟了上去。郭师妹努力的呼吸着空气,她面容枯槁的吓人,双眼深陷,似乎神智在涣散。妹妹已经泣不成声。张灵雅安抚道:‘师妹,你要说什么你就说吧’

郭师妹胡言乱语起来道“阿玲,我看到阿爹和阿娘了,他们来接我来了,阿娘,阿娘,……”

又一会惊恐万分的道:‘魔鬼魔鬼大叫不止,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已经再无精血让你在吸了,求你放过我吧,’

“师姐,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请你原谅我好吗,”等等胡言乱语。期间她似乎疯魔了一般,凄厉大叫,又似乎及其安详的想闭眼睛。一旁的郭喜玲哭的昏天暗地。

“姐姐,别丢下我,阿玲怕,姐姐……”

张灵雅闭了闭眼睛,没想到见到郭师妹的最后一面,这种缘分,她实在想不通,太阳也似乎在这一刻暗淡了下来,只见天色越来越暗,屋内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就这样折腾了足足2个时辰,郭师妹在惊恐万分的状态下没有了气息。临走还大叫,都是我不好,请你们原谅我。

张灵雅陪着郭喜玲把姐姐火葬了之后,早已商量好,郭喜玲以后就住在张家,也好有个去处。

3日后张灵雅带着郭喜玲出现在张家府邸大门处。守门的见是张灵雅,打开大门恭敬的迎了上去。把事情的来论去脉给大伯说了一遍,大伯欣然同意,并安排了一处院落,还有使唤的丫头等一应都是按照府里小姐定制。郭喜玲开始不习惯,张灵雅劝说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不必介怀。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又是半年,郭喜玲也渐渐熟悉了这里,也知道张家的处境,并也积极努力的帮助张家办事,张灵雅看到心里也很欣慰,她已经数次打算要离开这里,不能祸及家族。如今的张家不如昔日那样显赫,但至少能生存下去,族中的孩子都非常努力,尤其那几个有灵根的孩子,或许在这次家族磨难中,真正打磨出他们的坚韧心性来。

她在张家过了年让她终身难忘,感受的温暖也会埋藏在心里,临走之际,老太爷嚅着拐杖颤巍巍的一直送她到张家大门,几位孩子大伯则送张灵雅到城外,直到她御剑而去。

其实对于张灵雅来说,这种相送,她最是受不了,她也想懒惰,想享受人间烟火,修道多苦。但形势逼人不得不离开。

一年多的准备不是白做,她首先打听了离这里不远处有一座大型火山,据说融冰炼器都在此处,越往下火势越旺盛,张灵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本命法宝,所以她第一目基地火焰山炼器。拿着地图一路北上,沿路越来越荒凉,看不到一点绿色,这使得她久居南方非常的不适应,表现最突出的是,她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干甲,带的水也被喝光了,问题是越喝越渴,根本不解渴。凤庆早早的站在张灵雅肩膀上说:“笨蛋,你不会调动火灵力吗”

“你从我肩膀上下来,坐在飞剑上,你在张家吃的太肥了,压得我肩膀疼”话音刚落,凤庆及其不客气的捉了张灵雅的耳朵一下,生疼,疼的她眼泪直流。她怒瞪着凤庆道:‘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凤庆显然对张灵雅这句话不感冒,并不理会,半闭着眼睛不理会张灵雅的这幅村姑模样。张灵雅确实觉得越来越难受,她尝试调动火灵力,果然有效果,飞剑的速度并不快,不过越靠近这里,碰见修士越来越多,高头大马拉着一辆灵气法宝,张灵雅不敢看里面的人,就知道里面不是元婴老怪就是金丹老怪。目前的她还需要低调低调,在低调。超越她的修士有的回头看她一眼,张灵雅就当空气直接无视。

凤庆这时候开口道:‘你来这里不会是想炼制本命法宝吧,就你手里那个绿石头,绝对不够’

“我还有两块不知名黑矿石。”

“你那两块黑色石头,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坚硬无比,我尝试吞也吞不下去”

张灵雅听道凤庆的这句话脸黑如锅底,她一把把凤庆从自己肩膀上撤了下来,凤庆反抗抓破了她的衣服。愤恨的道“你给我记住,以后不经过我同意,不可以随意动我的东西。”

“谁能看上你的东西,我就是尝尝是啥滋味吧”

又开始斗嘴,直到看见高高建筑物,修士云聚于此,排着很长的队伍。张灵雅收了飞剑,排在最后面,前面的修士一个个都似乎不急,只有张灵雅知道他急啊,这样下去需要多长时间。

疑问刚在肚子里打转,就有一位修士道:“看来这次来的不巧,又需要等一段时日了。”旁边的修士立刻问道:‘这位道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嗯……少则半个月,多则半年,这说不准的。你看就像前面这些,有的排队进去只是送材料让别人为他自己待炼制就快一点,如果生手想自己折腾炼制,那恐怕就要等,总共开的窑口就那么10个,大师们占去7个,目前只有3个对外开放。”

“据说有一个最好的窑口已经被占了10年了,不知是不是真的”

“你说的是清火真人吧,没办法,何止10年,20年都有了,整个是个疯子”

“他这次真的能炼制出神器来”

“不知道,据他的弟子说,这次炼制的神器将超越领域的一个法宝,穿透力极强。不过我们有没有缘分观赏就两说了。”

张灵雅听的心里下沉了不少,她现在还没有把握自己炼制本命法宝,关键材料是否够心里还没有底,问题现在又来了。刻录里面的阵法怎么办,她只会简单的聚灵阵,简单阵法,根本刻录不出复杂的阵法。心里上惴不安的这样等着,没有本命法宝,出去闯荡一点保障都没有。索性咬牙不管了,等吧。她就是浪费点灵石也要炼制出自己的本命法宝,不行让别人帮他带练也行。

安静的排队而外就是打坐,凤庆时不时的在塔里聒噪几声,无非都是催她快点进去,在外面浪费时间太久。

禄丰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延安西路分部怎么样
大连知名白癜风医院
西宁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韶关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