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神级潜行者 第四百二十二章 虚空截元阵

2020-01-16 22:5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级潜行者 第四百二十二章 虚空截元阵

第四百二十二章虚空截元阵

“出手”下一刻,两大强者达成共识,手掌摊开,各自出手,准备动用大道法则将交战的二人分开。

“生死无论,二位莫非是忘了规矩。”另一侧,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半途,一道震天的剑意冲天而起,直接将两道大道法则给中途截断。

“林丛前辈,插手我书院内部比斗,是否,越界了?”二先生面色很难看,在他执掌书院以来,还没有外界的势力敢贸然插手书院的内务,敢指手画脚的家伙,如今都成为了黄泉地底的冤魂。

“于洋,是我剑宗弟子。”林丛面色认真道。

“原来他的名字叫做于洋,不错,此战是我书院棋道首座姜太冲输了,我等出手,不过是想要将他救下,莫非,林前辈连这都要阻拦?”酒痴虽然有些犹豫,但书院立场之上,自然仍是当仁不让。

“自然不会,不过,于洋不是,也没有灭杀他的心思吗?”林丛笑道。

“哦”二人对视一眼,面对剑宗这样的庞然大物,能不出手,自然是最好的,如今大昌帝朝风雨飘摇,一次宗门暴乱,就会让帝朝实力大损,若是群起而攻之,只怕处境会更加堪忧,若是其中再添上一尊不弱于大昌帝朝的存在,只怕大昌帝朝,顷刻间便会灰飞烟灭。

剑宗避世,但行走在世间的弟子不少,天下剑道修行宗门更是它的分支,不知凡几的大大小小剑道宗门,汇聚到一起,足以凝成一股可怕的势力,而且,剑道刚强至上,乃是同阶攻击最强,若是一旦剑宗隐藏在宗门深处的那些个老家伙一起跳出来,数千尊巨擘同时举剑劈下,只怕这罡风层,都会被摧毁。

“轰”恐怖的三头兽影,于高山之上凝聚出一只神兽——四不像,不过一蹄,便是将高山虚影粉碎。

“灭”于洋沉喝一声,天珵剑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崩飞珍珑棋盘,并非是因为天珵剑品阶更高,而是因为,在一滴圣兽精血的催动之下,天珵剑内有着于洋的天象虚影作为加持,已经是爆发了属于极道圣兵的真正威力,圣人的全力一击。

星河崩灭,周天星辰俱是化为乌有,一道狼狈的身影不断的撕裂空间,遁入其中,再狼狈的逃窜。

他的双腿,在半空就被轰成一团血雾,在穿梭三个空间门户之后,又恢复,然后,又被劈开半个身子,蠕动的血肉在半空中被剑意所笼罩,齐刷刷的变成碎肉落地。

“结束了”于洋闭上眼,灵念疯狂涌出,发出最后的一击杀招。

脚下,庞大的聚元阵分崩离析,凝结一座血气冲天的战阵。

“衍化阵法,以阵生阵,怎么可能?即便是在阵道巅峰的上古年间,也没有人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啊?”画道亦是包罗万象,其中不乏阵法,画道分院首座的开口,自然是极具权威的。

“非也,上古年间,尚有一尊大能能够做到。”李潮海微微摇头道。

“谁?”这一次,就连书院二位先生、剑宗的林丛亦是抬头看去。

“三羊真人。”李潮海答道。

“就是传说中,上古年间的阵圣?”有人惊讶道,这一个称号,只属于一名走到那个位置的阵道巅峰强者。

“不错。”李潮海点点头,这个名字,虽然有些久远,但若是仔细翻查典藏,还是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于洋的手段,和此人,无比的相仿。

“这是化血阵。”在擂台对决的时候,于洋也是对外公布了十绝阵一半的名字,甫一出现,二先生便是认出了阵法。

“结束了,于洋手中有一把极道圣兵镇压阵法中枢,不知道他自身的血煞之气能有多少,若是太多,只怕此次姜太冲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啊。”酒痴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远处逃窜的姜太冲,和这个小子为敌,当真是太不明智了。

“嗡”下一刻,冲天而起的煞气,让三大化古境之上的强者都为之变色。

“这是斩杀了多少强者的血煞之气,这小子,杀孽造得不少啊。”

“可怕,虽然我等都是尸山血海堆出来的境界,但也没有这个小子可怕啊,他才多大骨龄,若是走到我等这个年纪,莫不是要将偌大中域的人,都屠杀少一层。”

辽阔中域,有多大?暂时没有人估量,圣地如林,一流势力如雨的地界,数万亿的人口,不过是粗略估计而已,虽然强者出手,随意就可以泯灭一座城池,但极少有修士做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为自己增加杀劫,而于洋身上的煞气,的确是太重了。

不过,凝练出来的那一把化血神刀,也是无比的威武霸气,足有数百丈长短,横切虚空,一瞬便是落到姜太虚的头顶。

“唰”刀光一闪而逝,伴随着圣威将姜太虚定住的一瞬,将其首级削飞出去。

“崩”于洋一指点出,姜太虚的肉身直接当场炸碎。

化血神刀的刀光,瞬间洞穿他的头颅,消失于虚空之内。

“莫要出手……”远处,准备出手阻拦的三大化古境之上的强者已经是完了,他们的反应慢了一拍,而化血神刀,最擅长的,便是斩灭人的元神,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嘭”斗大的头颅最终在三大强者的面前炸碎,于洋回头,朝着三人看了一眼,咧嘴道:“生死状上签下姓名,便是注定了生死勿论,不知几位开口打断我二人的比斗,是何意?”

“哼”林丛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回到柳剑三身侧,至于余下两位书院的先生,面面相觑的看向棋道分院的一众巨擘:“节哀吧,改日书院会下发一粒破境丹,让尔等之中修为突破生死境的那位老前辈步入化古境,成为棋道分院新任的首座。”

棋道分院灰溜溜的走了,带着暗淡失色的珍珑棋盘走的,带不走的,是漫天飘扬的灰尘,那些,说不定,都是姜太冲留下的骨灰。

于洋也走了,看到自己的众弟子得到第一之后走的,暴露身份之后,此地,断然不可再容纳他,乘坐着林丛的飞舟,于洋很是反常的安静了下来,但若是有修士靠近此间,便会听到,一道道训斥的声音传出。

“行啊,小子挺能耐了是吧,当着书院二位先生的面出手斩杀一位书院的首座,你可知道,若是本座今日不在,只怕那两人都会出手将你斩杀当场。”林丛冲着于洋吹胡子瞪眼,任由柳剑三控制飞舟。

“此人与我,已是死仇,若是不趁机灭杀,日后必有大患,书院二位先生,酒痴先生与我有赠酒之恩,关系不错,不会对我出手,至于二先生,若是不想背上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头,就不会出手。”

“那你可知道,抛开书院这一重身份、抛开化古境强者这一重身份,这老家伙,是什么出身?”

“圣地是吧。”于洋郑重道。

“超级圣地,堪比你大荒域大荒院、天南域祖巫教的存在。”

“比起书院如何?”

“逊色一筹。”

“那不就得了,待在书院都不会被他们出手偷袭,若是遁入剑宗,何人还敢登门挑衅。”

林丛被气得不轻:“我剑宗支流众多,你以为,凭你一个元皇境的新入门弟子,就可以调动宗门为你撑腰?做梦。”

“那拜入这个宗门有什么意思,不为门下弟子撑腰,不懂得护短,能否凝聚众人不倒的信念,剑宗身为帝统仙门,不会没有这些吧?”于洋反笑道。

“除非,你能够杀入剑塔五十层以上。”林丛沉吟片刻后道。

“还有一点,便是你师尊出面,他,是剑宗如今三大传承序列之一,是宗门大力培养的下一代接过宗门权柄的预备高层。”

“不过,老夫想来,他是不会为你出手的,姜家的势力,在中域何其之大,其内隐藏的超过化古境的强者,就不止一尊,此去剑宗何止亿万里之遥,途中若是遭遇他们的伏击,只怕就不妙了。”林丛讥讽一句,陷入沉思。

“不会有这么快的反应吧。”于洋瞪目结舌,若是被这样的巅峰圣地给盯上了,该怎么办?向大昌帝朝求救?向书院求救?

于洋全都否定了,自己以退出书院为代价,庇护了阵道分院门下的所有的弟子,让其他分院的弟子不得抢夺他们手中的阵法。

而大昌帝朝,除却大将军以外,更为没有人对他另眼相待,而且,大将军目睹了那一日的经过之事,也没有人对任何人提起过,所以,于洋觉得自己还是孤立的,除却让林丛向剑宗求援,其次,便是要小心警惕,一旦遇伏,只能靠自己等人的实力杀出去。

“希望,你不要死乌鸦嘴。”于洋看着林丛,沉默片刻后道。

“对了,你之前凝结的那道聚元阵,叫什么名字,数十万道阵纹就为了凝聚一道聚元阵,有些浪费啊。”林丛不怒反问道。

“我称之为——虚空截元阵,顾名思义,截取虚空之中的天地元气,化为己有。”于洋嘴角微微勾勒,这是自己开创的第一道尊级巅峰的阵法。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地址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预约挂号
治疗卵巢早衰的方法
合肥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看妇科到什么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