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紫血圣皇 第20章,相逢何必曾相识

2020-01-14 12:4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20章,相逢何必曾相识

听完这乐曲后,主官脸色却凝重了起来。请大家看最全!

“何人所奏之曲,竟然有如此意境。”白夜奇怪的说道。

“峨峨兮似大山,洋洋兮若江河,好曲。”主官感叹一声,道,“这应该是学宫里的那位先生所奏,不过,这曲却不是他所写。”

“那位先生?”两人突然想到一人,不由理所当然,但听到后面那句,白夜惊讶道,“如此妙曲,不是那位先生所作,又是何人?”

“你们说,之前李白身边的人就是那位未来文圣?”主官却反问道。

两人皆是点头。

“顾思佳说,那曲是李白身边之人所作,那么,此曲也应该是这位未来文圣所作了。”主官苦笑道。

“何以见得?”两人都是奇怪。

“因为那位先生正在烟雨阁,我们所谈及的这位未来文圣,也在烟雨阁,对了,李家的那个小子也在那里。”主官说道。

两人顿时无言以对,简直难以想象,却不是因为秦墨文圣的名头,而是因为身为未来文圣,竟然去逛青楼。

最重要的是,那位先生竟然也在青楼里,实在不可思议。

见到两人眼中的惊异,主官却笑道:“夫子脾气古怪,夫子的学生更是如此,何必惊讶。”

“尊上说的是。”两人点头道。

“继续查,就从这位未来文圣身上查,我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主官冷笑道,但凡被这位盯上,绝对没什么好事。

尽管黑白无常心底还有很多疑问,却没有问询,他们只需要遵照命令去办即可,至于会不会与学宫冲突,就不是他所能管的事情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皇城上层强者也都听到了这一曲,而之前他们听到那曲十面埋伏时,却因为其中的情景,没有立即关注,导致发生了那件惨案,这时候他们却是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烟雨阁。

看到秦墨与李白时,都皱了下眉头,但看到那位唐先生时,却都是苦笑,纷纷把目光收了回来,谁也不愿意被人如此窥伺,更何况是这位唐先生了。

“之前的十面埋伏既然是这位未来文圣所作,想必这一曲也是他所作了,可惜,如此大才,若是能够成为我家的客卿……”

“果然是文圣之姿,竟然能够同时通晓文道和音道,继夫子之后,吾人族又将出现一位大才。”

“都叫秦墨,都有如此资质,都来自南域,难道他真的是至尊榜第一的那人?不,绝不可能,通晓音道与文道,已是气运之极限,如何还能在武道上建树,可那个秦墨,又去了哪里?”

同一时间,圣皇宫中,都灵跺了跺脚,握着拳头像是要跟人打架似的,她对那音律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那人,竟然又上了青楼,像是故意做给她看似的。

她身边的青衣女子却掩着肚子,笑弯了腰。

秦墨却不知道这一曲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曲子奏完后,却见唐先生起身,开怀大笑,道:“能奏此曲,唐某三生有幸,多谢顾姑娘,多谢秦公子。”

见他行礼,秦墨与顾思佳赶紧回了一礼,到是李白根本没这个讲究,提醒道:“先生可别忘了你的承诺。”

正在兴头上,唐先生自然不会在意李白这个多余的人,凝重道:“承诺自然作数,秦公子日后若有麻烦,可上稷下学宫,找我唐心。”

秦墨点头,微微欠身,一旁的李白听到这个名字,却有些奇怪,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唐先生说完,便消失在了原地,李白却怀疑道:“这个家伙不会抵赖吧,稷下学宫,他难道是教习吗?”

顾思佳却“噗哧”一笑,道:“李兄难道不知,夫子门下八位弟子,有两位通晓音律的弟子吗?”

“……”李白立即傻眼了,嘴里念道,“唐心,唐心,他不会就是夫子门下的那个与钟子期是知音的人吧!”

钟子期是夫子的第七弟子,唐心则是第六弟子,两人被夫子同时收入门下,一人善抚琴,一人善歌唱,世人称为知音。

就连轩辕陛下在世时,都曾感叹两人合奏时的美妙。

顾思佳却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李白呆在了远处,失神道:“完了,完了,闯大祸了,要是让老头子知道,还不得打死我。”

说完,李白立即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先生,是我李白眼瘸,不知……先生,先生,你可别走啊,我的先生……”

看着李白离开,顾思佳与秦墨却是相视一笑,自然不会担心这位学宫的六先生会记恨李白,若只有这点心胸,也就不可能在音律上有如此成就了。

到是李白离开后,两人立时无言,秦墨却没有这种跟人单独相处的经验,至少他面对的女人中,没有一个像顾思佳一样的女子。

从秦墨见到顾思佳第一眼,就有一种想要拥入怀中的感觉,可以说秦墨花心,但顾思佳就是这样一个,让所有男人,都想拥入怀中的女人。

但是,她坐在哪里抚琴时,却犹如同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让人有一种不能亵渎的感觉。

“公子喝什么酒?”还是顾思佳打开了话匣。

“今天不喝酒,喝茶吧。”秦墨的心情不如那日,非得要饮酒不可。

“公子稍坐,思佳去去就来。”顾思佳起身一礼,随即离开了房间,不一会就有小厮端着茶具而来。

坐在秦墨面前,顾思佳缓缓的慢慢的沏茶,两人都是无言,待茶好了,顾思佳倒了一杯,推到秦墨面前,道:“平日不善茶道,还请公子不要见笑。”

“不会。”秦墨端起茶来,饮了一口,然后学着古人的样子,说了一句“好茶”,便不说话了。

见此,顾思佳却是“噗哧”一笑,说道:“没想到文圣也会言不由心啦。”

秦墨顿时一阵脸红,苦笑道:“文圣也是人啊。”

“公子果然有趣。”顾思佳笑起来就像是牡丹盛开一般,惊艳无比,“可要听曲?”

“荣幸。”秦墨拱手道。

顾思佳便弹奏了起来,曲风不如高山流水那般意境深刻,也不如十面埋伏那般壮怀激烈,却美妙而温婉,就如同一杯浓汤,饮之心暖。

听着听着,秦墨便有些着了迷,望着这位顾姑娘,竟然不能自拔,不由的伸出手,缓缓抚摸了过去。

顾思佳没有拒绝,依旧淡定的抚琴,但脸上却露出一抹不常见的嫣红,美景之下,才子佳人,却是如此相配。

突然,门被一脚踹开,李白气喘吁吁的说道:“哎呀,闯大祸了,闯大祸了,这回我家老爷子非得打死……”

他还没感叹完,就见房间里的两人神情古怪,最重要的是,秦墨的手还伸在半空,距离顾思佳那张俏脸,不足一寸。

“你们……”李白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顾姑娘脸上布了尘。”秦墨淡定的在顾思佳脸上刮了一下,迅速收了回来,然后问道,“你没追上唐先生?”

李白哪里会相信秦墨的鬼话,顾姑娘的脸上要是有尘,那外面的人族女子岂不都是大花脸了。

他却没有追究,只是叹息道:“哪里追得上他啊,这回我可完了,秦老弟,你可得帮我啊。”

“怎么帮?”秦墨问道。

“跟我回去一趟,见见我家老爷子,想必在你这位未来文圣面前,他也不好对我动粗。”李白贼笑道,“我家老爷子,可最重视你们这些文人了。”

“没问题,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什么。”秦墨提前说到。

“嘿嘿,只要你肯跟我回去,我就有办法让他不动粗。”李白笑道。

有了之前的尴尬,再留下饮茶,似乎也不妥了,秦墨与李白先后告辞,便离开了烟雨阁。

出门时,李白还是跟之前一般招摇过市,丝毫不在意外人的闲言碎语,听的不爽了,还会回上几句,直气的别人吹鼻子瞪眼,这才罢休。

马车上,李白却沉默了起来,过了很久,他突然说道:“你喜欢顾姑娘?”

秦墨愣了一下,想到刚才那轻慢的举动,不由脸一红,道:“我想,没有男人不喜欢她吧。”

“真狡猾。”李白抬手指了指他,笑的意味深长,“你要真喜欢,就把他娶了吧,不用顾忌我的感受,像我这么仁义的人……”

“她又不是你的人,我为什么要顾忌你的感受?”秦墨直接打断道。

“……”李白顿时无言以对,情绪突然低落了起来,“你不知道,她是个苦命的女子。”

自古青楼女子似乎没有几个不苦命的,但秦墨却很奇怪这位顾姑娘的来历,而且玄黄大世界与他的故乡完全不同。

人族女子虽说彪悍无比,却少有听说出来抛头露面的,至少在南域是没有的。

“你不信?”李白严肃道,“她真的与平常的女子不一样的,只是啊,我答应了她,谁都不能说。”

“那就不说。”秦墨点了点头。

“你真的不想听?”李白却是一脸憋屈,显然没想到秦墨竟会是这反应。

“同时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秦墨道。

李白深深的看了秦墨一眼,道:“好,那就不说……”

说完,他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立时一脸苦涩,“哎,我这苦命的娃儿啊,怎么就让我把唐心给得罪了呢。”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电话
吉林银屑病哪家看得好
南宁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