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格莱美启示录网络社交媒体改变音乐人命运

2019-06-09 17:1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6个月宝宝发烧
6个月宝宝发烧
6个月宝宝发烧

社交媒体的传播有着不可预知的爆炸性

“最偏门最小众”,这是友对2013年格莱美的评价。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想,看看入围名单,放眼望去,一多半是“黑马” 所谓小众音乐在提名中所占比例从去年的40%涨到了今年的50%,入围综合类年度大奖的歌手里超过半数是仅发行过一两张专辑的乐坛“菜鸟”。这在前几年格莱美还兴“尊老”的时候是很难见到的。

什么情况?

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让我们先来学一个英文单词,parody,恶搞,戏仿,这是2012年跟音乐有关的话题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当我们看到这个词的时候,通常意味着又有一首歌被友们“糟践”了 这里的“糟践”并不完全是贬义词,“锅贴哥”Gotye的《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就被“糟践”得创意十足,而且,被糟践得最厉害的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好结果,那就是入围了2013年的格莱美奖,比如Gotye、比如Fun.、又比如Carly Rae Jepsen。

Youtube比现在任何一家唱片公司都管用

如果你知道根据尼尔森公司的统计,美国有将近三分之二的青年少年通过Youtube来获取音乐,你就不会奇怪格莱美提名怎么变得那么陌生那么小众 与由唱片公司一手控制的传统宣传渠道不同,社交媒体的传播有着不可预知的爆炸性,哪怕你再没有什么名气,哪怕你长得再磕碜,甚至,哪怕你唱的还不是英文,只要你的作品足够有趣,足够吸引友,你一样能红遍全球。是的,我说的就是鸟叔PSY和他的《江南Style》,但同样适用于Gotye、Fun.、Carly Rae Jepsen、The Lumineers以及Ed Sheeran。容我恶意揣测下,若不是有社交媒体的帮忙,像Ed Sheeran这样的歌手应该很难那么快就出头吧?至少也会像Gotye这样等上好几年。

好在他们碰上了一个好时代,一个友随便点点手指头就可以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时代。在十几二十年前,一个人如果想像Gotye那么红,可能需要唱片公司投入数百万的推广成本,需要捱上几年到处巡演赚吆喝,很多时候不得不不计报酬上车走人,然后耐心等待某天人品爆发。(Jason Mraz就是这样)而现在,艺人们只是需要把视频上传到Youtube里,然后坐等友们疯狂parody就够了。当然,也得有点运气。但总的说来,相比传统媒体时代,那些缺乏大公司支持的独立歌手们如今走红的机会要大很多,而且,他们有可能只付出不多的成本就能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另一方面,对于唱片公司来说,借助于社交媒体以及社交媒体上的“水军”,他们有时候也能省不少力。比如Justin Bieber只需要在推特上写两句话,再轻轻一点,全世界就有一亿五千万推特用户知道谁是Carly Rae Jepsen了。而 Epic公司的市场营销主管Scott Seviour说的更直观: “在这个时代,艺人开发就是如何让Facebook上的10个‘like’变成100个、1000个直到足够多。”

下面举三个栗子来证明下社交络的作用。

Gotye

Gotye:坐享其成

格莱美主要提名:年度作品

成名渠道:Youtube

如果没有社交媒体,“锅贴哥”将会怎样?不会怎样,就是继续在他老家澳大利亚打拼,碰碰运气,运气好的话也许也能像老乡()那样唱出来头,但很可能不会有现在这么轰动的成就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是美国Billboard榜上有史以来第一首同时在Dance/Club Play Songs,Dance/Mix Show Airplay,Alternative Songs,Hot 100四个榜中夺冠的单曲,这使Gotye打破23年以来,独立音乐人登顶时间最长的记录。

这“一朝悲歌成金曲”是怎么炼成的呢?全托了Youtube的福呗。《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本身是好歌,MV拍得也相当有创意,但没想到友的“parody”更有创意。有人把这首歌改成了“星战版”(《The That I Used to Know》),有人改成了“学习版”(《The Study That I Used to Know》),还有人改成了“奥巴马版”(《Obama That I Used to Know》),而且,不只是改歌名歌词,MV也照着原版拍了一遍,往身上墙上末油彩什么的,用心不亚于原版。正是这些恶搞版本的出现,让这首歌曲在社交络里被一遍一遍的播放和分享,原版点击量高达3亿次,而星战版的播放量也高达900万次。挟如此之高的点击量,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不红才怪呢,而 Gotye在整个过程中基本上就是坐享其成而已。

Carly Rae Jepsen:暗度陈仓

格莱美主要提名:年度歌曲

成名渠道:Twitter、Youtube

如果没有《江南Style》, Carly Rae Jepsen 的《Call Me Maybe》可能会成为今年上最大的奇迹。这一切的起点是2011年12月30日,在那一天Justin Bieber告诉他的1亿5千万Twitter粉丝《Call Me Maybe》可能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歌。在那之后,早有预谋的Bieber迅速将 Carly Rae Jepsen签到自己旗下,然后开始在Youtube上做“病毒式营销” 先是他跟他朋友上传Carly Rae Jepsen的视频,带动成千上万的粉丝一起来玩,最后趁热打铁推出《Call Me Maybe》的官方MV。

把社交媒体作为营销工具,《Call Me Maybe》算是一个转折点

Katy Perry观看并推荐了这首歌,美国国家游泳队使用了这首歌,奥巴马在采访时谈到了这首歌, 结果,Youtube上官方MV的播放量很快就超过两亿次。从JB的社交圈、粉丝圈到名人圈,再到大众层面,《Call Me Maybe》的走红方式充分展示了社交媒体的力量。《纽约时报》在评论这一现象时表示“把社交媒体作为营销工具,《Call Me Maybe》算是一个转折点。”

The Lumineers:一招成名

格莱美主要提名:年度新人

成名渠道:Facebook、Twitter

Next Big Sound是一个汇总、分析音乐人社交媒体数据的站,通过对2012年相关数据的分析,他们把 The Lumineers列为三大社交专辑之首。根据Next Big Sound发布的数据,在专辑发行之前, The Lumineers已经是Facebook和Twitter上的热门人物,而他们的单曲《Hey Ho》在彻底引爆之前,曾被去年最火的音乐播放器Spotify证实为纽约两大区(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分享量最大的单曲。

The Lumineers这一的乐队,在传统的推广方式下,本来应该是像那样,先去巡演,经过一两张专辑的积累,又正好碰到像《Smells Like Teen Spirit》这样的大金曲,于是一举成名。凭借社交络,The Lumineers缩短了成名的时间。他们赖以成名的一段现场表演只有35名观众。但视频片段被上传到上后,很快就在Facebook上传疯了。而他们在视频中演唱的《Hey Ho》还只是乐队第一支正式的单曲而已。

预示你面试失败的11个细节
生活中使用面粉可以做什么
B2B30营销时代来临阿里巴巴聚集资源押注翻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