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创始人请长假Uber的危机就能解除吗

2019-09-17 04:4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创始人请长假 Uber的危机就能消除吗?

  Uber创始人查尔韦斯卡兰尼克

  13日,,延续数月的Uber危机终究告一段落,创始人的黯然出局,宣布了这家全球最大的同享出行平台在开启艰苦自救上真正迈出了第一步。

  在过去,Uber一直被视作敢于颠覆传统、挑战权威的创新者,如今,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科技公司,却由于一系列公司内部文化问题的曝光而声名狼藉。在创业早期指点这家公司凶悍扩张、一切以完成事迹指标为目的的价值观准则,在当下明显已不再适用了。

  对于不良公司文化的养成,作为创始人的卡兰尼克自然难辞其咎,这位以侵略性性格著称的创始人,亲手创造了一个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又差一点亲手毁掉它,这家估值700亿美元的公司,几乎已到了土崩瓦解的边缘,创始人以及高管团队的大换血和公司文化的根本性重塑,目前来看或许是解救Uber危机的唯一良方。

  一篇博客文章暴露Uber隐蔽文化

  今年2月19日,一篇名为回顾在Uber的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Reflecting On One Very, Very Strange Year At Uber)的博客文章瞬间传遍了整个硅谷并引起轩然大波。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前Uber女工程师Susan J. Fowler,她在文章中控诉Uber公司存在的办公室性骚扰、办公室政治、男性至上等卑劣的公司文化,一时间将Uber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家估值近7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初创科技公司,一直以来便以挑战传统、狼性凶猛的形象出现,在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的带领下,这家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同享出行平台,在全球70个国家开展服务,去年全年,Uber的营业额超过65亿美元,叫车量比前一年增长了两倍。

  然而,这样的狼性文化,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便逐步显现出其在企业管理方面的弊端。例如,Uber逐渐构成了一种想要取得内部升迁,就必须要将自己的直系领导拉下马的文化,团队内部成员之间相互猜忌、防备很常见,构成了一种人人自危,又对其他职位虎视眈眈的不良氛围。

  另外,Uber最为外界所诟病的,是公司缺少多元化,主要管理职位多由白人男性担负,逐步形成了男性至上,女性遭受轻视和不公正对待,乃至遭受性骚扰等问题,这些问题长时间在Uber内部存在,终究被一名前员工的公开博客文章揭穿出来。

  虽然Uber在这篇文章发布后的第二天便紧急召开全员大会,表示要彻查事件,聘请由美国政府前总检察长Eric Holder领衔的律所展开调查,并承诺将做出改变,重振公司形象。

  然而,这一切却来的太晚。Uber有毒的企业文化已经逐渐深入蔓延到全部公司的精华,只有经历伤筋动骨的根本性改变,才有悬崖勒马的可能。

  简单粗鲁的企业价值观

  外界此前对Uber的企业文化的了解,主要集中在其所谓的14条文化价值观上,据说这是Uber创始人从亚马逊身上学习鉴戒而来。

  然而这14条文化价值观并不是清晰易懂的条文式的文字,而是类似于小的三五个人的创业团队互相鼓劲般的简单词句,例如让创造者去创造(Let Builders Build), 永远迅速行动(Always Be Hustlin),踩他人脚指意为给别人制造麻烦让自己上位(Meritocracy and Toe-Stepping, 等等。

  在Holder 13日公布的调查报告中,明确指出了Uber此前企业文化用语的弊端,认为这些文化价值观用语需要重新更改,使得文化价值观让员工更容易理解,更具包容性、更强调团队协作的重要性和相互之间的尊重等。

  700亿美元市值下 Uber的一场艰难自救

  对Uber来说,创始人的黯然离开,标志着这家公司新阶段的开启。从2009年创办以来,Uber一直以一家凶悍的颠覆者的姿态出现,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被Uber冲击的支离破碎,Uber一度成为传统行业的眼中钉,过去人们所关注更多的,也是Uber作为一名颠覆者,与传统行业之间所产生的冲突。

  然而随着Uber的市场规模愈来愈大,估值日益攀升,其面临的主要矛盾也逐渐从外部转移回到了内部,其公司管理的弊端日趋暴露,过去横冲直撞、一切以完成业绩目标为导向的文化价值观,在现如今的阶段下,已经难以维系,站在700亿美元的估值关口,Uber要想取得下一步的大发展,必须从内部进行改变。

  Uber发展到今天的阶段,与其创始人的风格有着天然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卡兰尼克自身不拘小节、凶悍激进的管理风格,也影响了Uber从上到下的经营管理。

  在Holder出具的这份13页的报告中,给出了10点建议,其中第一大建议就是更换高管,评估和重新分配卡兰尼克在公司里的管理职责。

  今天卡兰尼克离开首席执行官一职,或许是他所作的最艰苦的决定,但也反映了这家公司真正开始痛定思痛,寻求解决危机的办法。实际上,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卡兰尼克握有Uber的占有决定性地位的投票权,因而除非是他自己心甘情愿退出,否则董事会其他成员并不能通过投票决定他的去留。

  在当天发送给员工的公开信中,卡兰尼克称,自己接下来要反省过去,在未来专注于打造一个世界级的领导团队。上周,卡兰尼克的个人生活也经历了重大变故,他的母亲在一次乘船游玩事故中不幸丧生,同船的父亲重伤现在仍在医院救治。

  接下来,Uber将开启一段去卡兰尼克的时期,这对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初创科技公司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是这家公司真正痛下决心,重塑企业文化和形象的重要信号,这样的改变也许并不算晚,毕竟Uber在全球近70个国家的同享出行领域依然占据着主导性的市场地位。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实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和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和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许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2010年台湾体育A轮企业
东莞生活服务上市企业
2009年金华社区Pre-A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