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仙妃请自重第十六章天上有一只船

2020-01-24 10:45: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妃请自重 第十六章 天上有一只船

阅读

“这是……”花纤纤水眸不由得瞪大,惊喜地看着慕容独风,用手细细抚摸着悬挂在自己锁骨当中的那颗珠子。品书

这颗珠子似乎就是以前破碎的那颗珠子,一样的温度,一样的形状,一样的颜色……

慕容独风再次抱住花纤纤,他轻柔的把花纤纤额角的发丝整理到脑后,笑着亲了亲花纤纤洁白的额角。

花纤纤脸微微一红,再次将身子躺在了慕容独风的怀中,享受着这片她无比贪恋的温暖。

慕容独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悄悄的在花纤纤耳边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花纤纤点点头,她飞快起身,趁着慕容独风没有回头的时候,将外袍穿在了身上。

就在她准备和慕容独风一起出去时,却见慕容独风一直笑吟吟地盯着她看,却也不说话。

她疑惑地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慌乱之中,她竟然将纽扣扣错了!

花纤纤小脸一红,连忙低头就要解开重新扣好。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慕容独风给握住了。

随后她便听到头顶传来他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我帮你扣。”这声音与以往他低沉如玉般清润的嗓音不同,带着一股淡淡的沙哑,就像是风吹竹林发出的声音一般,撩拨着花纤纤的心弦。

花纤纤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耳朵不争气的红了,她略略有些紧张地扭开头,只希望慕容独风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慕容独风的注意力似乎完全集中在了花纤纤小腹上的扣子上,花纤纤发现,每一次慕容独风修长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她的小腹时,她心底都快窜起一阵酥麻感,让她那颗一直宁静宛若寒潭一般的心,不由自主地跳动了起来。

花纤纤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系住扣子这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对她却像是过了千年。

“好了。”慕容独风微微一笑,轻轻抬起了头。

花纤纤这才扭过头来,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正常一些。

两人如风一般掠过层层楼阁,很快就来到了白天花纤纤来过的荷花池上方。

花纤纤发现白天还都是花苞的荷花一夜之间竟然全部开了,一个个都婀娜多姿地舒展着白嫩的花瓣,纤细的身姿随风飘舞,犹如那荡漾在花丛当中的少女。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不胜收,让花纤纤无法移开眼睛。

花纤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慕容独风牵着她的手来到这荷花池中央的,她一路闻着荷花的清香,只觉得自己就要醉倒在其中。

尽管只隔了几个时辰,可是花纤纤却发觉自己的心绪已经是截然不同。

跟着云中歌一起来的时候,她也觉得这荷花池美,可也就是只觉得而已,心中却无一丝一毫的波澜。

但是在晚上和慕容独风一起来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心中装了一只活剥好动的兔子,这只兔子在她心中蹦蹦跳跳,一点都不安生。

而她也越发觉得眼前的美景迷人了,让她恨不得就和慕容独风一起欣赏这美景到天荒地老。

慕容独风像是看出了花纤纤的心思,低声在她耳边,如同清风拂过一般道:“以后我们还可以一起看很多美景。”

花纤纤小脸一红,却还是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跟我来。”慕容独风忽然站起身,拉住花纤纤的手走下了台阶。

随着慕容独风的手将荷叶拨开,花纤纤发现那层层叠叠的荷叶当中竟然藏着一艘可供二人站立的小船!

慕容独风先跳上了船,他微笑着朝着花纤纤伸出了手道:“把手给我。”

花纤纤望着月光下长身玉立在船上的男子,只觉得连月光似乎都贪恋眼前这个男子深邃的容颜,都忍不住要将皎洁的月光多洒在他脸上几分。

多少年之后,花纤纤回想起这个场景,依旧会觉得心中一暖,脸上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微笑。

花纤纤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放在慕容独风的手中,这才上了船。

尽管不用慕容独风拉着,她也能稳稳地走上船,可是她心中就是如此傲娇,就要享受慕容独风保护她的这份感觉。

慕容独风轻轻地摇着船桨,小船如同一片叶子一般分开这层层叠叠的荷叶,让花纤纤能近距离地观察这娇嫩的荷花。

“真的好美!”花纤纤情不自禁道。

慕容独风回头深深地望着花纤纤,眸子中充满了眷恋和温柔,这一刻,他恨不得让时间停下来,把他和花纤纤就留在这一刻。

可是他又想让时间过得快一些,可以让他永远的和花纤纤厮守在一起。

慕容独风望着天上犹如一块玉玦的月亮,心中却徒生几丝无奈来,纵使他能力无边又怎样?有些事情他依旧没有办法掌握。

夜晚,在游完荷花池之后,慕容独风才带着花纤纤回到了房间当中。

花纤纤也不害羞,躺在慕容独风的怀中便安然睡去。

而慕容独风则在花纤纤熟睡之后,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他才轻轻地吻了吻花纤纤的樱唇,依依不舍地离开。

第二天,花纤纤一直到太阳完全升起了之后才离开,在她看到自己身上盖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时,便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唇角,连一双水眸也弯了起来,犹如两个精致的月牙儿。

“娘亲,你可算是醒了……”当花纤纤打开门时,莲莲的嘴巴不由得张成了O字型,她呆呆地看着花纤纤,半晌才道:“娘亲,你今天实在是太美了,感觉你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一样!”

花纤纤脸微微一热,可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她走上去敲了一下莲莲的小脑袋道:“怎么了?”

莲莲这才恢复了清醒,又忍不住上上下下把花纤纤打量了一遍这才道:“娘亲,云中少主一早就过来了,他在听到你还在睡觉的时候,让我们不要打扰你,就一直在那边喝茶和血子恺下棋。”

花纤纤修长的眉头一挑,便走了过去。

刚刚进屋,花纤纤就看到雪千吼摆着一张臭脸坐在椅子上。

本书来自品书

桥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汕头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武汉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泉州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