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轮回永叹第一百三十章谣言四起六

2020-01-24 10:1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三十章 谣言·四起(六)

自古以来的监察者,都秉承着维护轮回通道和轮回游戏稳定的主要职责,并且绝不干涉轮回候选者之间的斗争。可是这一次的轮回游戏,却把那古老的陈规打破了。

从上一任的监察者希开始,监察者开始越来越多的介入到了他们职责和权限之外的事情上了。

现任的监察者昏——微甜,真身降临在了一个高文明的世界,在这深夜里身体如幻影般无视物质的阻碍,仿佛游走在重叠的另一个时空里,逐渐接近了她的目标。

这是一座让人感受不到夜晚存在的城市,所有的建筑表面上都散发着柔和辉光,照亮着附近本该漆黑的地面。

每栋建筑上都镶嵌着巨大宝石一样的窗子,可以隔绝外界的光线,在一个深红色椭半圆形宝石窗下,几名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正严肃的围在一张桌子前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我觉得寒哥不会是叶轻眠的卧底的,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长大,他怎么可能会是第一战区的人?”一个年轻女子激动的对身边人说道,“我们要相信寒哥,不能被那些谣言搭乱阵脚。”

“可是那你又怎么解释夏寒没有进入轮回游戏的事实呢?只有第一战区的候选者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女子反驳道,然后看向在座的其他人,“我坚持认为应该让夏寒退出我们的核心圈,否则鬼知道叶轻眠想利用他搞出什么鬼把戏!”

“朱颜,你这话有点过了。”一个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不管夏寒真是身份是怎样的,至少也为我们这个团队的发展做出过贡献,而且他一直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

“鸿哥,谢谢你。”之前帮夏寒说话的年轻女子感激道。

“晴空,你用不着谢我,我话还没说完。”被叫做鸿哥的男子继续说道,“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第一战区的叶轻眠野心甚大,一个敢揭竿而起去试图推翻王旗的人怎么会没有一个惊天的谋划?所以如果说他分散出了潜伏者,消除了记忆在各个世界布局,也并不是那么让人意外。”

听到鸿哥话锋一转,晴空的脸色沉了下去,“鸿哥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要轻易否定夏寒,但也绝对不能完全信任他。真相可以一点点查,我们不能冤枉好人,但也不能不防备有可能的坏人。”鸿哥说道。

“老鸿,你就别在这打太极了。今天我们要讨论出一个结果,你直接了当点,说说你的处理倾向吧。”另外一名似乎在这里隐隐为首的男子有些不满的敲了敲桌子。

“我没什么倾向,只要公平公正就可以,具体的注意你们拿。”鸿哥说了一番废话后把皮球踢了出去。

晴空带着一丝期待的看向坐在首座的男子,“上邪,你可一定要相信寒哥啊!”

上邪抬了抬手,等四周静下来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大家好聚好散,让夏寒回到第一战区。”

“可是寒哥绝对不可能是第一战区的人啊?!”晴空着急道。

“难道让他留下来面对所有人的猜忌和特殊对待么?”上邪淡淡的说,“无论叶轻眠是否接纳夏寒,无论夏寒是否是第一战区的人,他都必须要离开我们这个团队。我这是对整个集体负责,也是对夏寒本人负责。”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他!”清空愤怒道。

“呵呵。”上邪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会议室黑暗的角落里,一直静默不语的夏寒,“恐怕他现在自己都不一定信任自己了吧?”

夏寒缓缓抬起头,一双眼睛透漏着迷茫和不舍,“上邪说的没错。无论我的真是身份是什么,我都必须离开了。如果我真的是一个潜伏者,离开,对你们和我都好。”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怎么可能会不是我们本战区的人?!”晴空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个论据,死死的看着夏寒。

“晴空!”夏寒大声喊住了晴空,有些不舍的看着她,“保重。”

四周的候选者并没有表示出对夏寒的挽留,因为没人想卷进叶轻眠和监察者博弈的大漩涡里,如果他选择自己离开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夏寒,你别怪我。”上邪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今后依旧留在这个世界,我希望我们之间以后是陌生的。如果你回到了第一战区,那我们将来或许会成为敌人。”

“我懂。”说完,夏寒转身向门口走去。

不过一股凭空而生的强大气浪粗暴的将夏寒推了回去,而房间内的其他候选者却并未受到影响,可是他们都察觉到了此刻的异常,皆是警惕的起身,一双双眼睛凌厉的打量着虚空。

不用他们过多费神,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虚空中一步跨入现实,出现在了夏寒面前,对所有人说道,“你们讨论了半天,就只能做出一个放虎归山的决定么?”

“你是什么人?!”上邪上前几步,将夏寒拉到自己身后,“没想到我们这个小战区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高手。”

“不用试探了,我是现任监察者,昏。”微甜无视了上邪的防备,一步步向夏寒逼近,“收起你的能力吧,你对我出手的那一刻,就是你为他陪葬之时。”

上邪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有心放夏寒一马,可不曾想尽然连监察者都直接接入了,“据我所知,监察者是不可以对轮回候选者出手的。”

上邪想要争辩几句,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沉着的压力让他仿佛赤身裸体的陷入了深海。上邪的双膝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整个脑子都几乎停止了思考,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相信如果自己再敢反驳一句,就再无生还的可能。

这股压迫感来得快去的也快,当一切消失的时候,上邪才夸张的大吸了一口气,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微甜迈着小脚,一步跨过上邪,直面夏寒。

她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次几波谣言背后的真相,但正如她之前对伶舟机天所说的,无论真相如何,她都必须做出同样的选择。

就算眼前的人是无辜的,但他的死会破坏叶轻眠一路以来不可挡的势头,所以无论实际上他是不是叶轻眠的人,微甜都会让他必须得是。

“夏寒,原名韩夏,第一战区候选者,在叶轻眠的协助下于初选第五轮走过天路,之后在轮回初选终轮大崩溃时,被叶轻眠借机与其他数十人分散送往其他战区。韩夏的记忆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觉醒,配合叶轻眠完成一项计划,为了保证夏寒能顺利的融入这个世界,他替换掉了这个世界夏寒的过去,成为了你们记忆中的夏寒。”微甜为了坐实夏寒的身份,不惜说谎为他安排了一个合理的过去,“如果我再晚来一时半刻,夏寒应该就会遇到来自第一战区帮助他撤离的候选者了。”

有了监察者证词,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夏寒,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没有想过怀疑监察者,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个高度的人是不会骗自己的。

“那我记忆里的夏寒哥哥…”晴空双眼有些呆滞的轻声问道。

微甜嘴角缓缓的上扬,诡异的一笑,“被篡夺了过去,当然是死掉了。”

晴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不愿意相信自己依恋的仰慕的夏寒哥哥竟然是被完整替换的过去的另一个战区的敌人,双腿有些无力,似乎站不住了,晴空向旁边倒去,上邪见状立即扶住了晴空。

夏寒看向晴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没有关于第一战区的记忆,有的只有在这个世界里经历过的一幕幕。他不想要第一战区的身份,可是正如上邪所说,他此刻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我…爱,这里。”

这是夏寒最后一句遗言了,当他说完之后,整个人便化成了点点光斑,闪烁着,消失在了虚无。

微甜没有抹掉他的过去让人忘记他,因为她需要这人的记忆来见证自己对叶轻眠的反击,她需要让这个消息在轮回游戏里传播出去。

没有过多停留,微甜悠然的转移打了下一个世界,寻找着她的下一个猎物。

三天后。

在监察者昏微甜的推动下,叶轻眠派出的所有潜伏者被强势抹除的消息开始席卷每一个备战区。

这是轮回候选者们第一次见证监察者出手,这让之前所有的谣言都被证实为事实,随着监察者强势出手,叶轻眠的阴谋被击破。

而叶轻眠之前的计划,也被监察者披露了出来。原来叶轻眠是打算让自己派出的精英掌控一个世界候选者中的话语权,之后解封他们的记忆,让这些世界互相配合,互相合作,形成一个强势的联盟,共同走向轮回更深远的地方。

然后拱卫着第一战区,成为帮助叶轻眠扫清障碍的力量,最后完成自我牺牲,将叶轻眠送上最高的王座。

当这个消息被传出后,所有相关的世界候选者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有着其他战区的协助,有着叶轻眠的暗中支持,潜伏在自己世界的那个人真的有机会夺取所在世界的绝对掌控权的,至少他比别人的机会大的多。

如果有数十个这样表面毫无波澜,却在暗地里为叶轻眠服务的世界的话,那无疑是一颗恐怖的暗子。叶轻眠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有把我这些世界不会被淘汰,那么当轮回次选逐渐接近尾声,存在的世界越来越少时,这股势力就能左右全局了。

第一战区。帝都歌剧院。

叶轻眠经过几天的思考,尝试提议跟花织约会,可是他既不想落了俗套,也不想表现的太刻意,排除了很多场合,最终还是决定约花织听一场歌剧。

台上歌剧的名字叫《梦游女》,而台下的叶轻眠则上演着梦游男。叶轻眠终于知道了,原来他一直对自己的艺术修养有些误解。

台上宽广悠长的旋律里带着一缕哀思,拱形的音乐线条和华丽的花腔乐句带着一种催眠的魔力,让叶轻眠数次集中精力保持清醒。

“我突然想吃麻辣小龙虾了。”耳边传来了花织轻柔的低语。

“现在?”

“现在!”

“那我们走吧。”说着,叶轻眠拉起花织,低着身子穿过人群走快速走出。身后,花织带着一丝轻笑看着叶轻眠的背影,似乎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花织觉得如果自己不找个借口离开,恐怕散场后推醒叶轻眠的时候,他会非常尴尬。叶轻眠心里也是跟明镜似的,好在周围黑暗的环境掩盖了他的红脸。

离开歌剧院后,叶轻眠的困倦一扫而空,一阵神清气爽。远处,一名等在外面的破晓扰梦者立即发动了车子。

为了转移一下之前的尴尬,花织主动说道,“这个信任监察者昏帮你把下次的对手都杀干净了。你觉得你们是双输呢还是双赢呢?”

“她可真是抓住了一个打击我声望的机会,这造谣能力我真是自愧不如。”叶轻眠撇撇嘴,“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双输还是双赢都好,都没碰到对方的核心利益。不过她要是有佘璇的性格,把长孙涟儿那批人一块杀掉,然后继续死查下去,那她就赢了。”

“那时候恐怕礼游戏就要出手了,或许监察者昏也未必没有怀疑过,不过对她来说,那些人死了比活着有利。说起来他们也挺无辜的。”

“让他们活到下次轮回游戏,然后死在我手上就不无辜了吗?”叶轻眠摊摊手,“早晚都是敌人。”

花织苦笑了一下,“万一绝的分析是错的呢?”

“那就只能算他们倒霉了。”叶轻眠毫不在意道,反而说起了其他事,“监察者亲自出手大批击杀候选者,这还是史无前例的事情,说明这次轮回已经乱了。我不可能一直游走在强者之间借刀杀人,总是要自身强大起来才行。”

叶轻眠深深的叹了口气,透过车窗看向幽暗的星空,“也不知道我会觉醒什么样的能力。”

花织望着叶轻眠的侧脸,有些愧疚和遗憾,只要自己还活着一天,恐怕叶轻眠一天无法觉醒能力。不过最多…也就不到一年了吧,这点时间,叶轻眠应该还等得及吧?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主治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怎么样
贵州治儿童癫痫的医院
安庆治疗阳痿医院
盐城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