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军警】放 飞(小小说)_a

2020-01-16 18:51: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开完会,卞金又被迟书记留下,谈完话已很晚了,夜幕笼罩,灯光点点,微风轻拂。大喇叭在唱:“公社是棵长青藤……”

卞金骑车在朦胧的路上往回赶。

有人背着草在艰难地移步,没认出面孔,却听到招呼:“卞支书回来了!”

听声音是田筝,皱皱眉,没吭声,踏车而过。

回到家,放下车子,不觉纳闷:田筝闻到风声了?过去很少吱声,有点反常呀!

半月前,公社迟书记找到他说:“县委要调田筝进城。”

“啥?县城?”卞金认为听走耳朵,不可思议。

“县里要调,咱不能拦。”书记关照。

开始认为迟书记在说笑。见表情认真,知是真的。

卞金是大队支书,跺跺脚全村都晃动。向来是一言九鼎。看着田筝长大。田筝学习好,富农出身,大学不收,只好务农。

干活时,谈书,说时事,有不少人围着,也有不少人串门借书。

支书立场坚定,视觉敏锐。曾屡次在大会上旁敲侧击,大声疾呼:“阶级敌人阴魂不散,兴风作浪,搞和平演变,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一本书,一支歌,都有阶级烙印,资产阶级正在与无产阶级争夺思想文化阵地,万万不要丧失警惕。”

……

通过教育,有人与田筝疏远。也有人执迷不悟,依然混在一起。

今天公社迟书记又留卞金问起田筝事:“办得如何了?”

他只好吱唔:“在办……”

其实他根本没办。看不惯田筝,知道掀不起什么大浪。就是有时心不宁。

田筝是好劳力,脏活、累活,打外差好支使。

线攥在卞金手里,不放手,甭想飞!

支书不点头,谁也蹦不出这一亩三分地!

不过卞金也在纳闷:田筝为啥调县工作?开会一再强调抓阶级斗争,有这么多贫下中农不用,凭啥要他?

虽是谜,也不能老这样拖着。他要让上级打消念头。

吃好早饭,卞金便去公社找迟书记。

迟书记正要下乡,见卞金来,便停下支起车子。

卞金开门见山:“迟书记,田筝是好劳力,队里离不开他。他成分高,另外派个好的吧!”

“派谁?”迟书记望着他。

“叫卞铜去吧,刚下学,好 。”

迟书记瘪嘴说:“你那四弟打架、玩邪的顶人,不认字,满嘴粗话,能干啥?”

“可以学呀,他根子正,总比富农崽子强吧!”

迟书记板起脸,严肃地说:“田筝生在红旗下,在党办的学校里上学,是个人才。写过许多文章,有些在县广播站,报纸登载过。县委认为有独到见解,想发挥作用,你不可唱反调。定了的事要做,要顾全大局。我还有事,你回去马上通知他进城报到,一点小事拖这么久,你支书还干不干了?”说完,跨上车走了。

卞金支书做梦也想不到田筝竟如此重要,一下子懵了。

悻悻返回。觉得再拖下去真要影响位子,不能再戴有色眼镜看待田筝。想转变态度,却有些不习惯。

忐忑登到田筝家,正遇田筝扛锄出来,忙拦住说:“别下地了,到县里报到吧!”

田筝第一次见支书心平气和,有点惘然,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所措。

支书嘱咐:“县里要你,你马上去报到。队里舍不得,也不拖后腿。到那好好干,为咱村争光,别忘了老街坊……”

田筝默默点头。

话虽吐之肺腑,眼睁睁看着手里的风筝飞走,仍有点失落和不甘心。

2017,1,1 蠡湖

共 11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事多磨,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在那个年代,因出身不好,往往影响到个人的前程。鹰鸣老师这篇微小,语言凝练,故事简洁。在用人问题上虽说有些争议,但最后还是摒弃了一些障碍,让有文化,有能力,有发展的年轻人田筝走进了县里的工作岗位。为村里争了光,为自己长了脸。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鹰鸣老师!【编辑:林雨荷】

1 楼 文友: 2017-01-1 08:1 :10 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鹰鸣老师!创作愉快!致安!

2 楼 文友: 2017-01-1 08:55:25 当年抓阶级斗争,出身是政治标签,地富子女也成被歧视对象,工作,升学都受到限制。农村大队书记说了算。是金子总要发光,田筝靠自己努力,取得上级的肯定,得到重用。文章反映后,改革初期,清新的阳光,正普照传统的大地,社会在发生变化,人的观念也在逐渐更新。感谢林雨荷编辑老师关注和精彩点评!感谢江山文学军区特色社区刊用。祝编辑老师工作顺利,家庭幸福,节日快乐!

老年人厌食症原因
有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吗
慢性肝炎吃什么中成药好
月经血不畅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